会议纪要显示,部分美联储官员在1月份的会上提高了未来一年经济增长预期,原因是去年12月份制定的1.5万亿美元减税政策。但美联储决策者没有看到减税将显著提高经济长期增长率的强有力证据。

“美国楼市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降温,对利率上升作出回应;在某些情况下,由于价格之前大涨,导致可负担性下滑,”BMO Capital Markets资深分析师Sal Guatieri表示。